现在时间是:
★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镇水利站全体干部职工欢迎您的访问!来访者如有疑问或对网站制作发现不足之处,请在【欢迎留言】处留下您宝贵的意见,我们把更优秀的服务带给大家,O(∩_∩)O谢谢!★

诚邀您的投票

    您怎么知道本网站的?
       您是怎样来到本网站的?
  • 网友博客或者空间进来的
  • 通过搜索引擎找到的
  • 朋友介绍给我的
  • 我是从广告中点击进来的
  • 我是通过百度贴吧知道的
  •     【查看结果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警钟>> 警钟长鸣>> 文章列表

毛渠处处堵,干渠眼瞅着没用

作者:   发布时间:2014-06-06 18:47:10   浏览次数:556

  王行村附近一条主沟被沿河小工厂挤占,河水也被污染了。

 

 

  村民老孟把记者领到村东,指着路北和路南排水沟之间的涵洞说:“这点小口子,怎么排水?一下雨农田就等着被淹。”

  

  

  按照“一年一小清,三年一大清”的惯例,去冬今春,聊城开发区蒋官屯街道办事处把辖区内的9条主沟全部清淤、疏通一遍,为此,街办投入资金70多万元。现在,街办又筹资100多万元,对影响行洪的12座老旧生产用桥、主干道桥进行重建,争取在入汛前完工。

  镇上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大清”就是把所有主沟清淤一遍,“小清”则只是清理部分淤积严重的沟段。去年是蒋官屯的“大清年”。如此大的动作,应能保蒋官屯今年汛期无虞吧?“那可不一定。”5月15日,村民老孟站在麦田边,眉头紧锁。他身边的那块地大约有200多亩,是去年孟庄村遭灾最严重的地块,老孟家也有地在这里。

  “几十年都没遇上这么大的雨了,到处沟满壕平,地里的水都到了这儿。”老孟比划着自己的腰说。去年进入7月份,当地几乎每周都要下几场雨,老孟家的20亩地将近一半绝产。

  老孟家的麦田离主沟并不远,去年庄稼被淹主要是地块西边一段七八米长的路卡了脖子。这段路位于一家工厂门前,正好处于水渠和农田之间。过去没碰上这么大的雨,也就没人想过水渠通不通的事。去年水淹农田后,村民们先和工厂负责人商量,希望能在路上挖条沟,把水排出去,但老板始终不同意。“最后我就和十几个村民一起,强行挖了路。”老孟愤愤地说。

  路挖开了,10多天后地里的水才排完,200多亩地,接近一半绝产。

  后来,工厂老板就在大门前修了一条下水道,将农田和水渠连接了起来。

  摁下葫芦起来瓢。现在老孟担心的是今夏水渠能不能顺利把地里的水排到主沟里。水渠有30多年历史了,多年没有疏通过,现在的渠道一年比一年浅,杂草却一年比一年高,有的涵洞几乎被泥沙堵死。他说,去年积水排得慢与水渠排水不畅有一定关系。

  距离孟庄村不远的桑海村去年受灾情况也很严重。主沟就在地边,但仍有大片玉米泡死在水中。“最深时积水一米多,根本来不及排水。”一边姓村民说。说起受灾原因,他认为主要原因是雨大,另外主沟里清淤挖起的土抬高了沟沿的地势,也影响了排水。“我们家的地南头和地北头差50多公分,有水也很难排出去。”

  从桑海村向西,靠近主沟的农田里有一条长长的土岭,土岭由沟里清出的泥土堆积而成。对于这些土,街道办的做法是“谁家的孩子谁抱”。公共部分的由街道办统一清理,余下的靠近哪村就由哪村负责处理。但这么多年来,分到各村的清理任务大多没有落实到位,谁愿用谁拉,没人用就堆在那里,天长日久,沟沿的地势越抬越高。

  老边家的地头就堆着高高的一堆土。虽说对村里不管不问的态度很有看法,但老边自己也没准备去清理:“有清理的空,不如出去打天工。”许多村民有着同样的想法。

  蒋官屯是山东省特色产业镇,这里的钢管产业发达,仅加工企业就达260余家,记者采访时发现,小型钢管加工厂在当地随处可见,不时有高档轿车穿梭其间,但路边的水渠却残破不全、杂草丛生。

  “庄稼被淹是自找的。”说起去年一些村庄被淹,王洪木村一位村民有些激愤。他说,以前沟渠相通,下再大的雨田也没淹过,现在沟渠不是填了,就是淤平了,也没人管没人问。他指着不远处麦田里的一家工厂说,那家厂子就是填了水渠盖的。“绒毛渠都堵了,干支渠再通畅,能有什么用?”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8    沙镇水利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8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



您是本站第访客计数器 位(独立IP)访客!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镇水利站欢迎您下次继续访问
设为首页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免责声明 | 友情链接 | 收录查询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管理
★ 网站备案号:【鲁ICP备13002987号】★.

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酷站目录,免费收录各类优秀网站